页面载入中...

【用手进入她的下面上课】文化科技融合新动力,唱响海淀最美好声音

admin 出轨女人自述刺激过程 2020-05-21 246 0
用手进入她的下面上课

  我与霍先生接触的机会其实并不很多,共计起来,可能就那么四五次。最后见到霍先生是在1994年参加由他举办的“佛教的现代挑战”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之后,我留在日本的大学任教,由于工作繁忙,再也没有机会去香港参加霍先生举办的会议。尽管如此,对于霍先生在香港的事业,或通过网络,或通过海峡两岸的朋友,常有了解,也常打听霍先生的健康。

  得知霍先生仙逝的消息后,一直觉得应该写点文字,以表达自己对霍先生的感恩之情。但又一想,我与霍先生接触的那几年,自己还不到30岁年龄,毕竟还是一个无名小辈,而且自那以后多年来又很少联系,在霍先生的记忆里,也许早已淡忘了。然而,我一直认为,霍先生是“新儒家”中最有忧患意识和担当精神的知识分子之一,他拥抱中华文化,是儒佛精神的践行者,特别是我参加的由他举办的那几次学术会议,是在海峡两岸人员交流尚未实现“三通”、需要通过第三地来进行的特殊年代举办的。霍先生利用由他创办的法住学会这个平台,每年举办不同议题的学术研讨会,邀请海峡两岸三地学者相聚香港,以增进彼此之间的了解。我记忆中,霍先生举办的这个国际会议应该是当时海峡两岸学者进行学术交流的唯一的一个学术平台,霍先生为加强海峡两岸学术交流所做的贡献,令人敬仰,而我本人作为后生晚辈,能够参与其中,成为历史的见证人,感到无比的荣幸。想到这些,觉得还是应该写几句,把它记录下来。

  作为我们这个年纪从事佛教研究的人,最初对于霍先生的了解,大都是通过霍先生的著作,我也是一样。霍先生的佛学教科书《佛学》二册、译著《欧美佛学研究小史》(著者J.W.de Jong)等,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可以说是我们大陆学子了解佛学知识和海外佛学研究方法及其现状的重要著作,对我自己来说,可谓受益匪浅,同时对霍先生熟练梵文和日语的学问功底,深怀敬意,一直希望能有机会聆听到他的教诲。

  1988年,这个机会终于到来了。那是在武汉,霍先生为了筹办纪念唐君毅先生的国际会议,特地来到武汉,拜访我的老师萧萐父先生,目的是向萧先生了解唐君毅先生的情况。因为,霍先生是唐君毅先生的弟子,而萧先生与唐君毅先生同为四川人,萧先生的父辈与唐君毅先生有世交。萧先生便请霍先生在武汉大学哲学系做了一场学术讲座。我也聆听了那次的讲座。已记不清讲座的题目,但记忆中好像涉及到唯识学。唯识学是霍先生早年的学术专长。当时一起听讲座的还有硕士在读的何建明(现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印象中何建明还就与“转识成智”相关的问题向霍先生提问。霍先生带一副金丝边眼镜,西服革履,风度翩翩,温和儒雅,又是来自香港的“海外华侨”,这对我们刚刚脱掉人民装的当时大陆的年轻人来说,无疑印象深刻。1988年末,纪念唐君毅的国际学术研讨会如期在香港法住学会举行,我的老师萧先生应邀赴会,并发表了论文。据悉,这是法住学会创办以来举办的第一届国际学术研讨会。

用手进入她的下面上课

  4:显学之外的徽州非遗(徽州年俗+徽州非遗)

  二:您触手可及的徽州

  1:北京与徽州(科举制、会馆与徽州)

admin
【用手进入她的下面上课】文化科技融合新动力,唱响海淀最美好声音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